16 Jul ‑ 16 Sep 2022 (every Tue to Sat) 11am ‑ 6pm (7 hours)
香港黃竹坑道54號 M Place 11/F
free
contributed by


《A Collection in Two Acts》將在香港 Rossi & Rossi 舉行,由萬豐策展,以 Yuri van der Leest 的個人收藏呈現兩種典型的收藏者形象:一種諸如博物館與檔案庫的機構,將藝術品置於藝術史的脈絡中,像檔案一樣管理;而另一種收藏則是私人的,藉藝術品貯藏自己的記憶與經驗。透過「critical fabulation」的敘述手法,兩種截然不同的收藏實踐並置在同一展覽內,探問藝術制度的結構與權力。

借鑒 Saidiya Hartman 所撰寫的〈Venus in Two Acts〉中創造的「critical fabulation」(即半虛構半現實的敘述),是次畫廊空間被劃分成兩個展廳,以迴異的規格展出 van der Leest 在七年間所收藏的藝術品,在他藏品的基礎上構建兩種收藏主體的形象。展廳一的陳列方式參照了公共機構常見的工整與資料性,反映機構向受眾展現有關歷史與當下敘述的目標,將藝術收藏應用在展覽、教育、研究的用途上。

展廳一依照創作時間鋪排作品,展品附有各自的檔案注釋—除了規格化的作品資料、標題與媒介,為了讓藝術家參與檔案化作品的過程,藝術家的寫作亦有被納入在出版物中。展覽文本所摘錄的內容與常見的藝術檔案規範不同,觀眾應詰問的是:機構的權力是否不經意間覆蓋了真實的個體?誰又是歷史真正的主體?

展廳二則刻劃了主觀、著重個人傾向的私人收藏,感覺隨意、不按規律的佈置令人聯想到居所的親密感。廳內放有 van der Leest 應周遭藝術品所寫的筆記,再次凸顯了他作為收藏家的存在;而透過這些敘述第一身收藏經驗的段落,參觀者也能窺探收藏家的種種思慮。藝術收藏與囤積行為不同,其中一個分別是當中所涉及的多層考慮。若然藏家的審思只止步於購買,無法發展出收藏的脈絡與系統,藏品就僅限於反映個人的偏好。

兩個展廳在形式上所示意的主體與距離感不同,造成往返兩個空間時所感到的巨大差異,也即時為作品賦予了不同的觀看方式。策展人利用擺放的修辭,在一分為二的空間中對比兩種氛圍,刻意讓觀眾察覺這種幕後的安排。作為一個整體,《A Collection in Two Acts》的兩幕展演體現了藝術生態的全景—展覽的佈局代表了藝術收藏的傳統發展路線,將藝術品從收藏家的私人空間轉移到機構或博物館的環境之中。然而一經細看,觀眾便能發現隱藏在此過程之下,由多方所做的決定。以購買、收藏、展覽、檔案化的實踐為切入點,展覽彰示著設計背後被行使的權力,亦邀請觀眾思考這種機制對藝術生態的影響。

是次展出的藝術家包括:陳沁昕、陳啟駿、陳惠立、陳育強、鄭哈雷、卓思穎、張施烈、程展緯、周俊輝、鍾正、Guillaume Cornet、霍凱盛、高哼、赤瀬川原平、Arnold Gross、何藩、池田剛介、江俊雅、林國鑫、林東鵬、劉杭霖、梁偉庭、梁嘉賢、列咏虹、陸浩明、馬琼珠、麥影彤二、Harland Miller、吳嘉敏、歐陽嘉琪、白南準、Pannaphan Yodmanee、Per Platform、Grayson Perry、石家豪、Hank WillisThomas、曾建華、尹麗娟、黃麗貞、王思遨、黃進曦、黃曉楓、黃榮法、趙無極、趙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