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 26 May 2013 (everyday) 9am ‑ 11pm (14 hours)
Exhibition Hall, Sheung Wan Civic Centre 》345 Queen’s Road Central, Hong Kong
17 ‑ 19 May 2013 (everyday) noon ‑ 7pm (7 hours)
20 ‑ 23 May 2013 (everyday),
25 ‑ 26 May 2013 (everyday) 10am ‑ 8pm (10 hours)
24 May 2013 (Fri) 10am ‑ 9pm (11 hours)
Para/Site Art Space 》G/F, 4 Po Yan Street Sheung Wan Hong Kong
17 ‑ 26 May 2013 (everyday) noon ‑ 7pm (7 hours)
香港上環皇后大道中30號 6/F
free
contributed by

艾未未《奶粉國》只在上環文娛中心 展覽廳展出

Para Site藝術空間呈獻「疫年日誌:恐懼、鬼魂、叛亂、沙士、哥哥和香港的故事」。展覽以2003年春天影響香港的事件為起點,追溯不同的敘事角度、歷史背景,以至這些事件對香港和世界當代文化和政治的影響。

香港有著一段疫病的主觀內在歷史,在殖民時代作為「疫埠」的種種再現 ── 被自然、疾病和東方生活習慣所沾染的土地需被征服, 從而變得更健康、更現代和更有利可圖。1894年,就在Para Site藝術空間現址附近,香港爆發鼠疫,這些敘述角度就隨著確認鼠疫桿菌而進入高潮。是次發現產生一種對鼠疫和亞洲的曖昧聯想,並加劇當時歐美的「黃禍」反華恐慌。在香港,對病原體的恐懼一直跟對他者的恐懼互相呼應,檢疫隔離反映著排斥,而流行病學上的污染、種族污染和文化污染都使用同一種語言。

2003年,沙士爆發。當香港淪為近年最嚴重的空氣傳染病的震央時,整個城市史無前例地完全停止運作,隔離地段裡人與人之間亦分崩離析,兩者卻導致香港市民在政治意識上意想不到的轉變。疫病過後,不少人馬上走出來,抗議北京要求香港就「國家安全法」即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這直接導致該法案的擱置,更重要的是,此事令一個積極進取的政治社群開始崛起。自此之後,「政治冷感、失去靈魂、實事求是的商業中心」就不再能夠準確描寫香港的整個面貌了。

另一件事卻不甚光彩:沙士過後,為舒緩由疫病所造成的經濟危機,遂首次出現內地公民以個人簽證訪港的政策,簡稱「自由行」。這造成城市身份的另一個主要轉變,亦改變了香港與中國內地之間的關係。以往疫病的醫學名詞和意象,例如破壞健康社會的病原體或搶購配方奶粉的蝗蟲,被用來形容在香港湧現的內地人。一場疫症再次成為偏執和仇恨的佈景板,但有別於一百年前鼠疫為患的年代,對中國人龐大人口和不文明習慣的恐懼,不再是自滿的歐洲人,而是來自這群中國人的同胞。這種本質上的「仇外」心態,成為深圳河兩岸關係的一個決定性因素,亦吊詭地令民主運動(及反北京)的討論,以及在沙士危機堀起後重獲生機的社運變得更為複雜。

這些香港人身份的自相矛盾和模棱兩可,正正在「哥哥」張國榮身上反映出來。張氏是一位演員和歌手,更是相當重要的偶像人物。沙士危機的高潮期間,他在香港中環的香港文華東方酒店跳樓自殺。那是近年最黑暗的時代裡最黑暗的時刻,他的逝世震驚全港,令很多香港人不顧健康警示,親身出席其葬禮。儘管哥哥是一名同志,亦往往特立獨行,他的一生和演藝事業打造出一種對香港文化的強烈認同感。他一人千面的演技,體現(亦無疑增強)香港在回歸前後數十年裡面面俱到的自我形象。逝者已矣,音容宛在,他的影響力將會持續下去。

是次展覽旨在瀏覽各自表述卻又互有關聯的敘事角度,並藉著展出本地和國際藝術家的作品,以及流行文化的文物和檔案,為一個有關香港近代史的批判討論作出貢獻。展覽由CosminCostinas及Inti Guerrero策展。

參與藝術家_
艾未未 Bernd Behr 洛楓 陳翊朗 陳瀅如 George Chinnery Megan Cope 董啟章 Larry Feign 洪子健 Irene Kopelman 黎清妍 林官 李傑 Len Lye 馬六明 Fionnuala McHugh​ Moe Satt 白雙全 Para/Site藝評班2003 Lygia Pape Apichatpong Weerasethakul Adrian Wong Ming Wong 楊秀卓 楊嘉輝 胡恩威&林奕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