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Dec 2020 ‑ 17 Jan 2021 (except Tue) noon ‑ 7pm (7 hours)
深水埗大南街196號地舖
free
contributed by


「年初回港,碰巧遇上疫情爆發,人們隔著安全距離,路上行人稀少,卻成了我難得的一次獨遊,沒有行程、工作、聚會,遊蕩在人煙稀少的街道,感受城市的不安與躁動。

假如世界已經不是你我所想的那樣,這些隨手拍下的照片,是否也能承受同樣的煎熬,這讓我興起了實驗的念頭。」——蔣雅文


Film Soup - 原為一種實驗性拍攝手法,利用高溫浸泡刻意破壞底片感光塗層,以獲得無法預知的結果。這次我加入回憶裡的配方調味:檸檬茶、維他奶、葡萄適、粒粒橙汁、玉泉忌廉,再以福字麵作尾。

被折騰過的底片閘,原本光滑的輪廓成了銳器,扭曲的外殼、無法想像的內容...眼前看似被糟蹋的一切,到底是真的被摧毁了,或只是未知與不安帶來的錯覺?

我想試著尋找答案。

顯影藥水被渲染成怪異的紅,底片感光塗層剝落滿身傷痕,表面起了皺褶斑駁陸離,一切看似荒謬,迎著光時卻又投射出夢境般的奇幻色彩。


這樣的作品算是成功還是失敗,我無法去定義。

但假如世界已經不是你我所想的那樣,「變質」是否也可以是絢爛耀目的一種姿態?
在摧毁和重生之間,即使世界再荒謬,也別忘了給予它再次綻放的可能。
獻給同處於迷茫當中,對未來抱持著不安與好奇的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