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able 专访《直子小姐》刘心悠、林沛濂

作者: Timable, 2011年4月12日 (二) 下午2时40分


舞台剧《直子小姐》将于月中公演,剧本改编自日本电视剧《爱.这个字》,是向日本殿堂级女编剧向田邦子致敬之作。Timable 特此到剧团的排练场地访问舞台剧女主角,饰演直子小姐的刘心悠(Annie),和饰演直子小姐丈夫的林沛濂(Anson)。


T: Timable
刘: 刘心悠
林: 林沛濂


T:谈谈对剧本的看法。

刘:最初收到剧本的时候,会对女主角直子这个角色有所批判,毕竟这是个关于一个女人出轨的故事。我会觉得这个女人很奇怪,怎可以「一拖二」的呢?但这样就很难代入角色。于是之后我尝试当自己是直子的朋友,这样我可能会跟她说,其实感情没有甚么对或错,才能慢慢拉近与直子的距离。至于到了排练的后期,就会觉得……直子一定要直,不可以孪咯!(笑)


林:《直子小姐》的剧本是我先发现到它,再向导演提议表演此剧的,我也负责翻译剧本的工作。(按:林沛濂于日本大学艺术学部戏剧学院首席毕业,于日本和香港两地都有丰富演出经验,在日本时也有兼做一些文字翻译工作)日本的舞台剧有很多种,有很夸张很似漫画的,也有静态的,《直子小姐》就属于后者。《直子小姐》给人一种静态、美的感觉,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和交流,比较慢、含蓄和内敛。这与日本人沟通的方式很接近,所以这剧颇有生活感。我很希望把这种慢、诗意的舞台剧带给香港的观众。


T:《直子小姐》是刘心悠首部舞台剧作品,拍电影电视剧和演舞台剧有甚么分别?

刘:我觉得舞台剧的演出会比较全面和立体。拍电影或电视剧要迁就镜头,而在舞台上就比较不用兼顾技术方面的事。另外,拍电影电视剧,是一个个镜头分开拍摄,镜头拍得到的部分要演戏,但拍不到的部分却可以做别的事情;而舞台剧是一气呵成的,甚至可以当观众都不存在,把舞台当作幻想的世界。演电影或电视剧,与演舞台剧是截然不同的东西,我也喜欢挑战不同的东西,所以没有在比较喜欢演哪样多一些。


T:林沛濂在日本和香港都有丰富的舞台剧经验,觉得两地的舞台剧发展如何?

林:日本的舞台剧发展得比香港蓬勃,无论是剧目种类、剧场数目、观众也比香港的多,毕竟日本的舞台表演文化已有百多年历史。至于香港,舞台剧仍在发展和成长的阶段,未算是非常普及的表演文化,另一方面,剧团又面对香港演出场地不足的问题,仿佛舞台剧工作者都很努力在推广舞台剧,但又有点有心无力的感觉。虽然如此,香港仍然有一群忠实而投入的舞台剧观众。对于近年有些剧团走向较商业化和把舞台剧演员明星化以吸引更多观众进入剧场,我认为都是一种出路。但这种改变是要整个舞台剧团队都认同,一起配合才做得到的,一个演员能做到的事情其实不是很多。


T:《直子小姐》给刘心悠带来了怎样的思考启发?

刘:我自己作为女性,这几年观察到身边的女性朋友都正值迈向人生不同阶段的时期,例如结婚,生孩子这些,令我想直子这个角色能代表这个社会形态下的女性,令人思考到底女性结了婚其实有其他可能性或选择吗?是否一定要把婚姻当作生活的全部?结了婚可否再出工作,或继续拥有自己的生活空间?我想现时很多女性都有这些问号。另外这剧所绕的内容都是「爱」,我想《直子小姐》所表达的讯息,即使套用到朋友或家人之间的爱,也是合适的。


编者按的小插曲

当摄记向刘小姐递上名片,心悠问:喔!你是不是焦媛的朋友呀?
摄记想了一想:...是啊!
心悠续说:焦媛在微博Tag了Timable啊! 她说她们有在这个网站宣传呢!
摄记想起,曾经于某活动中递上了名片给焦小姐,简介了Timable这个网站,其后焦小姐的剧团也的确有用Timable作宣传呢!


Timable 特约记者 冰糖
摄影: MK
11/04/2011



尚有极少量门票,还有4月22日3pm为日本灾民筹款的慈善场,大家要快点买票,支持这个精彩的舞台剧喔!

《直子小姐》on Timable.com: http://www.timable.com/event.php?eid=80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