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富华(Ben)香港实力派演员,自1995年入行曾参与无数电影与舞台剧演出,在2017年更开始参与电视剧演出。最广为人知的莫过于在1999年电影《喜剧之王》戏中大喊「你唔系外卖仔!」的老大一角。在2018年凭借电影《翠丝》出演跨性别粤剧花旦角色「打铃哥」入围第55届金马奖同第3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最后更成功获奖。

最近伙拍吴镇宇和王苑之合演百老汇爱情音乐喜剧《First Date》,亦是改编自百老汇同名剧目,讲述性格保守的金融才子Aaron (吴镇宇饰),渴望寻认真的恋爱关系。而充满个性的艺术家Casey (王菀之饰),则追求自由奔放的生活。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在家人和朋友安排下开展第一次约会,用载歌载舞唤起每个人初次约会的回忆。

还记得第一次的约会吗?有什么印象最深刻的事?

Ben哥记得初次约会的时候是发生中三,对方是高自己一届的师姐,所以整个约会过程紧张又尴尬。而且当时没有多余的钱可以添置新衣去约会,所以将当时学校恤衫拆除校章配衬校裤就去约会。可惜回忆起来印象不太好,有些阴影,因为最后她说当时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像照顾小孩。

最印象深刻就是送了部车作礼物,记得当时是因为刚考了车牌,为了练习透过朋友购买了一轮二手车,而本身自己不懂如个制作手作,所以当时开玩笑地说就把这架车送给女朋友,结果被取笑说为何送车给女生。

一人分饰三角 唱跳大考体力

在剧中一人分饰三个角色分别有餐厅老板、侍应和调酒师,这些都是在剧中实际出现的角色,更有即席表演调酒的场面。他又言,音乐剧本身不单单只是唱歌跳舞,其实更要演技。他表示没有特别一方比重偏多的,三方面都很重要,更花心和体力。

而是次表演最着重是7位演员的配合,尤其在唱歌方面。假如是在大型音乐剧的话是背后有合一大帮人会合唱,但现在是每位演员都负责不同的声部,当一个人唱的时候剩下的就一同唱和音。所以7位演员的互补和默契要配合的好好,这对表演上有非常大的帮助。而且原本的演出规模小,但后来转换了更大演出场地后,增加挑战的难度,需要靠演员的表演去令观众感受到现场演出的张力。他笑说是次音乐剧比起一般舞台剧演唱更花功夫,这两个月下来的练习令他瘦了两三磅。

是一部让人重新了解自我的音乐剧

他表示很难去界定某个年龄层或哪种层面的对象去观看,结婚或未结婚,恋爱中或想拍拖,每个年龄层需要探讨的事都不一样。在剧中透过喜剧轻松手法形式去表达到每个人初次见面时的总会发生一些尴尬事情,然而有很多时候会令到自己却步。但其实最终都每个人都需要面对自己的过去和学会放低以前的伤痛,这套剧用另一种方式去探讨自我认识的课题。


想为名成利就的人抑或是演员?

虽然在香港演艺行业中演员的辩识度愈高愈好,但他认为比起在乎出演时自身对在公众中的辩识度高或低,更喜欢自己用一个让人完全联想不到袁富华的角色去演出。就像他演出打铃哥时,没有人在观赏时联想到这就是袁富华,而是完全投入打铃哥。他提及到最深刻的角色就是以前曾经在电影《神经侠侣》与吴镇宇做对手戏的拾荒者,尽是一位衣衫褴褛、外表邋塌完表呈现出现实中拾荒者的模样。能令观众集中看角色的本身而非演员本人,是最能够令他自豪的事。


在颁奖礼上曾特别多谢古天乐先生是有什么原因?

他说在当日得奖后收到古先生的致电慰问,谈话内容虽然只是不停重复「恭喜你,我很高兴」、「多谢你,无你我都无今日」对他感激的同时间亦受到无形的鼓舞,有种一切尽在不言中。

更谈及到古先生除了出钱投资新题材剧本外亦同时提携新导演,但他不会胡乱作投资,会作出品质监察。例如他会阅读剧本后对剧本提出建议或修改,修改不是说要将剧本修改成商业化而是针对故事性或题材上的一些看法去建立,尊重原创性。又例如是他从来都不会到现场监场,是表达对剧本的可行性,以及相信导演和演员,这是一种无形的信任和支持。

就如他对剧本有信心而就算票房不如理想,但要是能够呈现一个好故事或题材给予观众,对于行业来就是一种实际的鼓励,


如何面对事业上的低潮期?有无想过不当演员会做甚么?

Ben哥坦然最重要的其实是自己的想法,例如如何看待自身的事业,问问自己为何喜欢这个行业?有什么原因?另外就是对自己的认识程度,自己是否合适?当你找到答案了自然找到方向,不需要害怕自我质疑更要找到属于自己方法。

他又言「我也是去到40岁才突然叮一声的想通,每当我完全投入一个角色就会忘记那些不快」。虽过程有辛苦有气馁的时候,但回头问问自己是想名成利就或是成为一个演员? 他说在这行业中有一常言道「你拣呢行但呢一个行未必拣你」就算最后发现绕路了,但总会有出口的,一定会找到条适合自己的路。

访问提问到若他没有成为演员那会想成为什么职业人?他表示或许是成为一位导师,而现时亦有在做类似的事情,借住自身的经验与年轻人分享可以帮助到他们找到方向和目标。

未来的新动向

Ben哥表示最近期就是这套百老汇喜剧,另外就是在ViuTv接拍了一套100集的长剧,他坦言虽然只是30分钟的处境剧,但由于用了另一种形式去拍摄,加上角色需要不断调整演释方式,所以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最后呼吁大家票已经所剩无几,各位要扑飞就快手啦!唔好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