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6日 (星期四) 下午7时30分 ‑ 9时30分 (2小时)
香港九龙尖沙咀梳士巴利道10号
免费
提供


「我就那样站着入睡」-工人诗人许立志,自杀富士康工人

七年之前,李旺阳「被自杀」,在窗边的他,就那样「站着入睡」。那个身影,我们还未能忘记。

三十年,自由的广场上,孕育了不屈的学生,也孕育了不屈的工人。五月十九日,中共宣布戒严那天,北京工人宣布成立工自联,并向全国工人宣布:北京工人已经组织起来了!

「工人来了」,带着旗帜,扫掉犹疑,他们加入了学生,搭起了指挥台。工自联的成立,启发了全国各地的工人仿效,无须首都工自联指挥,各地工人已成立工会。电光火石之间,学生运动正扩大为全民运动。全国也就成为了广场,李旺阳当年受此启发,成立了邵阳工自联。

坦克辗碎了抗争者的身驱,同时辗碎了争取民主的工会梦。专制政权与资本骈进,发展的快车辗压而过,代价是工人的血汗。

工自联,一个未竟之梦。2012年,正当李旺阳向香港媒体喊出「砍头也不回头」,许立志正站在富士康的流水式生产线上,融入了工厂的运作,多少白天,多少黑夜。

广场上「工人来了」的旗帜,曾经为民众带来希望。许立志的时代没有这样的旗帜,他如此写道:

| 车间,流水线,机台,上岗证,加班,薪水
| 我被它们治得服服贴贴
| 我不会呐喊,不会反抗

许立志在2014年9月,堕楼自杀,留下的诗歌,是他最后的呐喊。

冤魂从未离去。六月六日是李旺阳的死忌,我们从未忘记。这晚,我们用诗歌,来念记这群无名的人。

演出单位:
黄衍仁 x 刘子斌
金佩玮
[email protected]
郭达年Lenny x June x 陈清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