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1日 ‑ 12月21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1时 ‑ 下午7时 (8小时)
香港中环干诺道中50号 17/F
免费
提供


纳哈迈德当代画廊(Nahmad Contemporary)与贝浩登 (香港) 荣幸举办已故法国艺术家乔治·马修(1921–2012)的作品主题展览。马修是抒情抽象派的始创人,亦是行为艺术的先驱, 带起了「导管主义」(tubism)、「滴彩」(dripping)、「巨型主义」 (gigantism)及 「速画」(speed)的创作技艺。

本次展览为艺术家在香港的首次个展,透过展示作品向他与亚洲相当悠久的连结致敬。展览为今年瑞士巴塞尔艺术展及伦敦弗里兹大师作品展(Frieze Masters)中特设展览的后续,前者更标志着两间画廊对艺术家的全球独家共同代理之开始。这亦将是2020年3月在贝浩登 (上海) 举办的展览之前奏。届时艺术家的英文专论亦会同期出版。


书法的流动性是马修的作品中一个重要标志。1940年代,他是构想抽象书法理论的首位艺术家,更提出符号可以先于其意味的原则。1950年,将任于法国总统戴高乐时期的文化部长暨知名作家安德烈·马尔罗(André Malraux)曾宣言:「终于有一位西方书法家了!」艺术史学家赫伯特·雷德爵士(Sir Herbert Read)于1954年赞扬马修「无疑相当清楚中国书法的法则」,并发挥了「出色书法的两个要素」,即「模拟活物的笔法与作品布局的动态平衡」。

马修在艺术生涯发展初期即确立其作品与中国书法的呼应,两者最明显的共通特点是「即兴性」。1956年6月11日,马修参与国际美学研究中心(Centre International d’Etudes Esthétiques)主办的讲座,与当时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中国常任代表Chou Ling博士及书法大师张大千对谈后,出版了题为〈抒情类非具象画与中国书法的多面向相关性〉(Rapports de certains aspects de la peinture non-figurative lyrique et de la calligraphie chinoise)的论文。他在论文中主张,最自由奔放的抒情抽象作品—除自己的作品外,他亦引用了波洛克(Pollock)、克莱恩(Kline)、德哥特(Degottex)及韩泰(Hantaï)的作品—迥异于西方模仿性的书法艺术, 而和远东书法历经同样的下笔过程,包括「落笔速度为首要」、没有任何「既定的形态」、没有任何「预设的姿态或手法」,以及「入迷的状态」。

1957年马修抵达日本,在大批观众面前进行了几次即兴创作,在当时不仅具突破与前瞻性,更在行动绘画历史留下关键的一页。早于此行前数个月,以白发一雄为首要代表之一的具体派发布宣言,指其成员「高度看重波洛克及马修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展现出物质自身的高呼,那是颜料与瓷釉的呐喊」。将马修与波洛克相提并论,反映了马修在1950年代何等显赫超群,这不仅是就国际名声而言,更在于他在艺术和历史上不可抹灭的地位。


这次展览探索马修丰富多元创作中的其中一个断面─1980年代,更明确地说是1983至1991年间。于这时期艺术家已在法国和意大利极富盛名,而现时在亚洲正出现回响。在经过1960与1970年代多次尝试几何变化与应用艺术的实验后,马修来到1980年代的转捩点。有人形容为「宇宙风格」,有如图像化的「星际战争」;有人则指是「蛮荒」时期。1980年代马修亦回归反几何的抒情主义,及他在1950年代采用的书法语言,不过以全新的形式再现,除了强烈的肢体演绎、断续的线条、颜料与色彩的爆发、对比鲜明的颜色,更不时配以过目难忘的深邃背景。

归结于此,马修的作品提供了一套艺术家语言,传达给我们;这套既崭新又抽象的语言造就了我们与作品的对话。
—乔治·马修委员会总监 爱德华·林伯(Edouard Lomb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