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8日 ‑ 12月8日 (逢星期日,三至六) 上午11时 ‑ 下午6时 (7小时)
香港太平山磅巷28号
免费
提供


原来,那时候还不算是真正的黑暗。


没有规管、没有法律,在英国、中国和香港政府完全忽视的「三不管」状态下,九龙城寨以自己的规律存活了近五十年,在全盛时期更是三万五千位居民的安身之所,那是一段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
加拿大摄影师Greg Girard以「Cities of Darkness」形容这个地方——它就像一个光照不到的角落,在大部分外来人眼中,里面只有无尽的罪恶与黑暗。Greg与建筑师Ian Lambot在1987年至1992年间每月走进这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城寨,亲身了解纪录,才发现墙内的世界并不如外界所想般可怖。


「尽管城寨有其令人畏怯的缺点,但当中的建造者和居民却成功创造出,就连现代建筑师利用大量资金和专业知识都未必能够拥有的东西:这座城市并非一座『有组织的巨型建筑』,没有已固定的生活基准赋予居⺠,而是因应用户不断变化的需求,从供水到宗教的各类需求逐步满足,还营造出属于这个单一巨大体的温度和亲密度……」


里面虽然没有法规,但由人作主;没有基建,但有居民自发;没有政权干予,却人人自我保卫。那里不是乌托邦,但它从没有掩饰其污秽丑陋,尽管声名狼籍,但它的存在,却为一群无法活在主流社会的人留下了立足之地,容许他们以自己的模式存活。
拆掉城寨,填上缝隙,从此所有人都要活在阳光底下,但城市的黑暗面,却仿佛钻到了光明处,如影子一般躲在每一个人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