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19日 ‑ 2020年1月11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0时 ‑ 下午6时 (8小时)
15/F Po Chai Industrial Building, 28 Wong Chuk Hang Road, Aberdeen
免费
提供


“圣青苔”展出八位女性或非二元性别的艺术家的作品。展览提出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如何展现一个容让多性别得以自由发挥的世界?展览中的作品抵抗本质主义的敍述以及文化和生物学的决定论,探索性别的非二元流动性,其在有机自然里无定形的广阔领域中的表达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人类文化、神话和宗教里的想像与白日梦。

想像一个跨性别的世界,有两种方法。其中一种是在未来酷儿技术的帮助下幻衍出一个后人类星球。另一种方法是追溯到人类存在以前的丰富生物多样性和宗教神话,重新编写我们的远古历史。这两条路向都充满了生动的图像、感官性的纹理和广阔的视野,超出我们现有知识范畴。植物大模厮样地将其生殖器官以花朵的形态穿戴,同时展示雄性和䧳性的性器官。所有性别在同一个生命体中共存和互置,彼此间既无贬低亦不夺主。自远古以来,他们的䧳性和雄性特质完美融合,相互协作。


苏咏宝追溯原始且难以分类的生物,以装置形式描绘水底海藻的细胞视像图,把影响其性征的远古基因视像化。陈丽同以工业物料架设高耸的雕塑作品,形态仿如随环境进化和蜕变的巨大毛虫。张如怡制作各种多肉植物和仙人掌的水泥雕塑,其诱人的花朵往往是旱漠中唯一的绿点。虽然这只是多样的动植物世界里的冰山一角,他们仍阐示了七彩斑烂的性别差异和对环境的适应能力。

他们生产的成果具有神奇的特质,当中包括性激素和催情药汁,将双性能力传递给消费者。徐世琪以头发刺绣,叙述了一系列中世纪法国诗词,这些诗词均迷恋崇拜各个女性器官。廖逸君与男友合摄了一系列自拍像,在这些场景里,这段亲密关系的性别角色是玩味的、可替代的及可协商的。黄慧妍在作品《我们对世界的描述实在太粗糙了。》讽刺了耶稣基督诞生场景中的性别定型观念,以及在《他她它》重新思考英语世界中性别代名词所赋予的古老成见。

在人类历史和科学背后,存在着多种神话,充满了雌雄同体的神明和变性者的遐想。王水的一段深情自白式的抒情录像散文中,在航拍机飞越香港住宅建筑的洞口的同时,转述了《山海经》里风水和怪物的法令。单慧干演绎变装者,因为他们体现了超女性化的角色,对凝视和欲望、认同和物化、臆测和边缘化的过程提出质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