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6月11日 ‑ 20日 (每日) 上午11时 ‑ 下午7时 (8小时)
Shop 01-G02 Tai Kwun 10 Hollywood Road Central
免费
提供


一直对宝丽莱情有独钟的Karena,20 年来坚持以宝丽莱拍摄身边大小事,为的就是保留那份岁月流光。2009年,Karena 推出首本宝丽莱摄影集《VOYAGES》,时隔12年的今天,她完成了当年出3部曲的心愿,推出了《VOYAGES II》及《VOYAGES III》,让你透过宝丽莱温柔的艺术美感,伴Karena 一同走过人生不同的VOYAGES,既浪漫又烂漫。

让林嘉欣认真把宝丽来结集成书的,是松浦弥太郎。某年她制作了六十本手工书,后来她把书放在南青山ZUCCA,后来辗转间居然收到来自日本的电邮:「松浦弥太郎是买书的第一人,让她觉得要认真对待摄影书这回事。」这次完成了摄影集《VOYAGES》三部曲,也邀请了松浦撰写书序。

对林嘉欣而言,瑕疵同样美好。宝丽来就如万千艺术一样,没所谓的好或坏,偶然的拍摄失手或是相机失灵,亦属于一种纪录,就算显影不似预期也不必推翻。她对美的定义是 impermanent,不是永恒的,所以它才会美丽,它会勾起你的喜和悲,它同时也是不断变化的,你觉得它漂亮,是因为你知道它停留的时间很短暂,就像我自己很喜欢的 wabi sabi 侘寂精神,是一种很朴素很谦卑的审美观。


偶然的天气关系,最终空手而回。类似情况,她总会展开一场自我游说,也许注定要用肉眼观察世界,并非用实体留下。

对林嘉欣而言手机内置的相机太快,不足以消化沉淀,故此她只钟情菲林,傻瓜机和宝丽来除了有仪式感,也容许摄影者在感受和思考后再捕捉。「等待是一件美丽的事情,尤其现在大家都没耐性,等待显得更加浪漫。」宝丽莱的大忌之一,是在完全显影前挥动相纸,成像会因而模糊。这个慢慢守候和期待的过程,同样美丽。


林嘉欣影宝丽莱已经大概有20年,当初第一部 SX-70 是爸爸给我的,然后便一直沿用。而宝丽莱吸引我的地方,是每一张都是 original,独一无二。在拍摄过程裏,它驱使我去观察,放慢脚步,去聆听这个世界,让我成为一个更好的创作人,明白很多事情不是用言语去讲,而是需要等待,我觉得这是很浪漫的一件事情。

2009年她带来《VOYAGES》宝丽来影集,每一个正方白框里,都是某趟旅程的一瞬。当时觉得作品不过熟悉的日常,毫无特别,直至后来迁离了那栋房子方开始想念,于是把那枚开初之作安放于今年出版的《VOYAGES III》之中,连同《VOYAGES II》一并面世。同时把精选的宝丽来放大后,成了这次在大馆TASCHEN的展览。

林嘉欣用 Voyage 这个字纯粹是觉得它很暧昧,它不一定是指一个旅程,也可以是 special moment in time,它不是点对点的,就是很暧昧,我很喜欢它赋予的想像空间。


三部曲的首集她仍是独身,热爱独个儿去旅行、第二本多了丈夫和长女、第三本添了幼女,贯穿的是掌镜人的视角:「三集均是从那个喜欢独处的我出发,在公园会自然地一个人散步,只有独处你才能抽空关心身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