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2月21日 ‑ 2022年2月25日 (除星期一外) 下午1时 ‑ 6时 (5小时)
香港荃湾白田坝街45号南丰纱厂1楼102号舖
免费
提供


5/2/2022 Update:
收到不少人询问为何 Wong sir @vawongsir 嘅画全部反转向墙。
原因系食环署收到有人投诉,我哋展览并没有申请「公众娱乐场所」牌照。需要即时停止进行有关展示活动。
在此向各位专程来到荃湾赏画的朋友致歉。
我们正等待通知,稍后将需要上庭答辨及法官判罚。


圣诞节将近,12 月 24 日是我们所熟悉的平安夜。
平时夜英文为 Silent Night。
Silent 亦可解释为沉默。
我们身处的香港,感觉愈来愈被沉默。
今年邀请 Wong sir 举行插画展 - 无声仿有声 Silent Night,展示一幅幅以香港人生活题材的作品。
希望大家能体会 Silent 一词是什么意思。

限量版展出作品会以竞投方式,款项用途协助 Wong sir 插画创作。




2021年4月,vawongsir 终被教育局裁定专业失德投诉成立。

沉淀了数天,最终都想跟大家交代一下。如果您这两年一直陪伴vawongsir成长,大概都知道我的经历。2020年初被匿名投诉,半年后因「资金不足」不被续约。煎熬了一年半,虽然已作最坏打算,但事实我还是耿耿于怀:原来视艺教师课余画画也是错的!最讽刺的是判词指「vawongsir的漫画对政府或警察提出『无理』指控,例如法治已死、警黑勾结⋯ 」

最后裁决是什么?我仍未知道。不管是予以遣责或是成为钉牌第三人,随着政治清算不断扩大,终有一天都难以再踏进校园授课。毋庸置疑,在政府眼中不拥护政府的,就是寻衅滋事的暴徒,未来香港要成为教师需宣誓效忠基本法及经审查通过的距离其实已经不远而已。

由小时候被妈妈逼迫到琴行学画画;到中学继续选修视艺科;到大学第一志愿考入浸大视觉艺术院;直至毕业亦顺理成章成为视艺科教师。这廿多年的日子,不是你教育局的一封信就能盖过我过去的努力,灭熄我对艺术的执着与热情。

説到底——面对现实,最坏打算来年不能再成为正职教师,就难以为拮据的家庭提供稳定收入,我需要一条新的出路:不论开班与大家切磋交流,或是全身投入艺术行列,我都希望利用我的知识和技能,继续教育下一代。话虽如此,单靠积蓄却未能成就此计划,然而我不想贸然发起众筹以避免无故冻结银行户口。如果你认同我的理念,请考虑周末到场购买我设计的小礼品以示支持,或如果你有能力支援本人,亦欢迎私讯赐教。

共勉之。



毕业快乐?



我们都经历过多少个这样的夜晚⋯


Wong sir 介绍:
IG / FB : @vawongsir
香港 90 后中学教师,曾任教视艺及通识科。
2014 年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院。
2015 年投身教育界,2019 年受社会感召,希望以漫画抒发自己的无力感,相信能够用画笔作武器,拯救世界。出版着作包括《假如让我画下去》及《动物农庄》(港猪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