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6日 ‑ 2月12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1时 ‑ 下午7时 (8小时)
香港皇后大道中80号10楼
免费
提供


甚么是今天的「已全球化」(globalized)之物?无任何⼈、地域、种族、国家能独占之物,却牵绊着全球潮流争夺它,附庸着它的 「流⾏权⼒」。在此种符号和表征意义的全球化终极形态下,也引出了:「是否存在下⼀步的全球化?」的问题;正如「全球(le Global)/ 在地(le Local)」⼆元论已经被迫更迭出「离地的(Hors-sol)/ 地球的(Terrestre)」的讨论(布鲁诺・拉图尔)。在 持续加速碎⽚化和后⼈类进程的今天,也需要隐喻我们的感官,反思当下,以免对浩瀚的未来和⼈类情感掌握的失控。

隐喻的进⼀步(也可能是退步,或者更后现代的),是兴咏(Affective Image)。逾是⾯临纷扰复杂的世界,逾需要定⼼激昂地内化之,并唱将出来。希望与忧伤稍纵即逝,隐痛与繁华咽⾵⼊喉。赫尔曼・巴赫尔(Herman Bahr)接着说:「当⾃由也从未如此这 般死气沉沉时,艺术也加进来,加⼊这硕⼤无朋的⿊暗系列。」这句话提出了表现主义,时常是⽤具象绘画来介⼊⼈类的灵魂表达。 如幽灵般,能「饰演⼈类」(play the role of human),带着任务潜进「画⾯」这⼀⼈类⾃⾝灵魂的灵境(Avatar)中去继续⾰命,这是可观看的,甚⾄是可互动的。





在此隔阂时代,艺术家⾁⾝敏感依旧。鲜活上演的当下现实中,同质化信息充斥着⼈类⽣活的各个⾯向,但信息却无法阐释当下世界。反之,信息使世界变形,也抹平了真假的界限。此次展览的艺术家,来⾃全球不同国家,他们从不同的切⾯反应着当下,⽤具象绘画捕捉了新的现实。杰⻄卡・威廉姆斯、李黛伦、莱安诺・索尔兹伯⾥的绘画如同置⾝于当代无意识梦境中,通过对梦境和无意识的诠释,尝试揭露和克服⾃⾝内部的复杂性。在此种状态中意识剥离出的异度空间,探索了意识和啓⽰性经验的多样性。⾼航、亚历桑德罗・吉安尼、吴晶⽟则更多关注绘画实践与新媒介、数字化图像相融合,唤起了对绘画形式的创造激情,⼈物在画⾯中扮演新的图像神话。玛丽昂・巴达雅尔、郝泽成、卢⽐・斯温尼则是直接将现实情节捕捉于画⾯之中,艺术家努⼒描绘在他们看来真实的事物,这些场景的奇异性和不真实的情绪混合了超现实主义的特征和仿佛⾃另⼀个世界的理想化⼈物和场景。同时,也回应着⼈与周遭世界的关系,并置了感知与回忆来进⾏⾃我认同的时刻。

透过这些全球各地年轻艺术家的作品,我们隐约⾒证到星星点点飘扬着的全球之歌。现实和去地域化并置,流动性和过渡性所形成模 糊地带,歌作为⼀种思想,渗透各种⾵格和艺术史时空,共振成⼀部新世纪迷幻曲,这或许是⼈类世的⾁感时刻,不妨⽤年轻⽽富有弹性的焦距和声带去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