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25日 ‑ 3月5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0时30分 ‑ 下午6时30分 (8小时)
15/F Po Chai Industrial Building, 28 Wong Chuk Hang Road, Aberdeen
免费
提供


《新开始》呈现 Paul Barlow、Harminder Judge、Osamu Kobayashi 及陆浩明四位艺术家的创作。这四位生活于不同地区的艺术家以雕塑、建筑、园艺及设计的手法介入绘画与抽象的延伸场域,在恒定与混沌、理念与抽象、乐观与虚无之间,他们的创作试图制造险峻的平衡。在这些作品中,两个核心主题贯穿始终:对存在的未知,对行动的优先。

在展览所呈现的作品中,艺术家们以双手与身体有意识地创造出微妙的痕迹,呈现「控制」与「释放」之间的张力。绘制图像的平面 (画布、石膏、金属) 成为他们实践个人行动的场域,在此,创作的行动亦是创世的冲动、改变的力量、触动与转变的可能,以及新生的许诺。






Harminder Judge 色彩斑斓的石膏板绘画犹如神秘的通道,引人进入一个目眩神迷的世界。Judge的创作灵感来自17世纪印度拉 贾斯坦邦的怛特罗-密教绘画传统,这类绘画意在为冥想提供视觉辅助,与其说是绘画,它们更像是一种图示,为意识进入玄 秘世界提供物质通道。观看怛特罗-密教绘画时,观者的目光不应停留于画面之上,而需要看到画面背后的世界。

Judge 自诩是一位「以雕塑的手法绘画、以建造的方式雕塑」的艺术家兼创造 者。他过往装修重建房屋的经验使他与石膏材料建立起亲密的理解与连接。 透过石膏,他以重复的、仪式般的劳动创造意义。在他的创作过程中,Judge 将不同的颜料混入湿石膏,搅拌出一系列变幻的色彩与流动的质地。当混合 物被定型、打磨之后,它们的表面呈现出迷人深度,仿若一团宁静的浓雾, 又好似一汪反射着光芒的液体。在不同液体的随机层叠与未知编舞下,Judge 的创作生成着优美且蜿蜒交错的色彩场域。

Paul Barlow 创作的几何绘画兼具意识与无意识、认知与模糊、清晰与神秘 的心理学意涵。他时常将不同的精神状态抽象化为现实世界的图样,形如光波、残形与光晕。

不同于传统油画的颜料叠加技巧,Barlow 的绘画意在制造减法。他以水为稀释剂,透过一套重复的手法移除画布上多余的颜料。于是,水在画布上渗 透、蔓延,形成纹理与线条,好似浪潮冲刷出的砂纹、海水腐蚀出的海岸线、 河水流淌出的蜿蜒河道。在水的作用下,颜料发生反应,它们沉淀、凝结出 渐变的色彩,形成既像是微观的地质岩层,又像是植物叶片卷须般的图纹——如海洋般迷幻,亦如幻像般令人迷醉。正如出窑前的陶器样貌始终未可知,Barlow 的创作如同陶艺,或是在暗房中工作的摄影师,充满未知。在他的绘画背后,流淌着液体的智 慧、偶发的美感与试错的准则。

陆浩明的创作背离传统绘画,它们探索着材料及表层,并处理着文明的建立与毁灭。陆氏将「画布」表层视为建造的地基,透 过他的介入,一种拟绘画创作由此而生。他的创作过程充满变动与未知,他的创作材料亦时常变幻形态与材质,在陆氏看来, 这些变幻是时间及空间的历史抽象。

在陆氏的艺术实践中,「冒险」与「可能性」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无论是 固体汽油在黄铜上的灼烈燃烧、硬化水泥下澎胀胶不可控的蔓延与凸起, 还是树脂中史前生物的考古沉积,都生成着不稳定的抽象图像。在《氧化/ 火祀》、《岩石造物之脆弱性》及《地球深层事件视界》三个系列中,陆 氏探索着熵的法则、创造性行动力,以及超越人类世界的想象延伸。

Osamu Kobayashi 的创作过程犹如一场机械与观念的迷局。联系到现代主义设计运动、几何抽象、漫画文化,他在创作中,好比一个平衡着代数公式的数学家,孜孜不倦地计算着线条、色彩、形态、尺寸的视觉公式。他 的绘画平面里充满着作用与反作用、扁平性与空间感、柔软与坚硬、张力 与松弛、稳定与灵动、严肃与轻松。

透过一个自制的、连接着多支画笔的机械装置,Kobayashi 在画布上留下大 幅的笔触。他用力地扭曲身体,将弧线引入笔触,制造着充满空间感的流 畅笔刷与色彩场域。画布上的笔刷痕迹令人想起京都龙安寺中的枯山水砂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