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4日 ‑ 7月9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0时30分 ‑ 下午6时30分 (8小时)
15/F Po Chai Industrial Building, 28 Wong Chuk Hang Road, Aberdeen
免费
提供


刺点画廊荣幸呈现郑燕垠个展《你做咩唔返屋企呀?》。展览呈现这位艺术家兼浪迹者于冰岛及深水埗两地的视觉日记,北欧岛屿萧瑟的冬季与亚热带九龙喧闹的都市有着迥异的风景。在郑的画作中,她陶醉于光线的液态抽象、油彩的厚重质地、鲜艳的色块、落雪与飘烟的笔触。她绘画中的心理图景揭示了这位艺术旅人的深切渴望:抵抗孤独、与人连接,并爱上一个时而孤独时而冷漠的大千世界。


两米高的巨幅画作《无人系孤岛》 (2020 - 2022)呈现于展览中央。这幅虚构的心灵风景承载着艺术家在过去两年中颠沛的情绪经历。画作中,一座色彩甜蜜的旋转木马立于废弃的乐园之中,四周散落着沉重的座椅。背景中,一场暴风雨正 在悄然酝酿,威胁着每个人,此时,在天空中与乌云一同绽放的却是一场庆典烟花。旋转木马的中央挂着三幅肖像,不同于游乐设置中常见的白马王子与灰姑娘, 这三幅肖像分别是居中的艺术家自画像、 左边身着洛丽塔服饰的谋杀犯像以及右边的天使祈祷像。狂想、张扬又不安,《无人系孤岛》寓言式的场景表现着内心的煎熬与无法诉诸救赎的苦闷,这幅黑暗的童 话揭示着秩序与安全感之下潜藏的残酷乐观主义。

虽然题目暗含希望,《无人系孤岛》中对潜在关联性的暴力摧毁仍旧令人意图逃离,郑试图走出脑海中的黑暗景观,并走进世界。在冰岛系列中,一系列绘画描绘着艺术家的记忆与现实生活中的摄影。2018 年冬天在冰岛驻留的三个月启发艺术家创作了一批风景画,画作中虽然没有人物形象,却留下了可见的人类印记,在这个人烟稀少的深冬岛屿上,人们都刻意地自我抽离。不知名的商店、亭阁和车辆停泊在层层的白雪之间,节庆过后的圣诞树被弃置在公共空间之中,或立或倒。


深冬期间,人们都留在家中,孤独感亦在此时萦绕着艺术家。面对这片陌生的景观,她回归内心孩童般的奇幻想象。《魂断圣诞木》(2021)是对《魂断威尼斯》的戏仿,这部 Thomas Mann 创作的着名小说在 1971 年被导演 Visconti 翻拍为同名电影,讲述为逃离烦闷生活来到一座陌生城市的作曲家,深深爱上一个美丽男孩的故事。《十一点四十八分一架不会来的通宵车》(2021)则以艺术家在阿克雷里等待一辆前往雷克雅维克的九小时通宵巴士的经历为蓝本,描绘在日期更替的午夜时分,长时间的等待与最终的失望。

告别冰岛的浪漫与逃避主义,郑回到家乡,沉浸在多变的感官体验、观察与对话之中。2020 年,她将工作室兼公寓迁至九龙,在深水埗系列中,她描画着九龙城区特有的市井气息、多元文化以及被快速士绅化的街区。夜晚时分,艺术家难以安坐家中,她将自己在夜晚街道中的漫步记录于绘画中,这些混合着魔法现实主义及港式幽默的绘画描绘着夜晚的奇趣街区与故事,它们与白昼时分咖啡店常客与 instagrammer 们体验的街道大相径庭:《结界河粉》(2022)描绘了一家 Google 地图监控之眼看不到的河粉店;《回春发廊》(2022)综合着街道发廊的样貌,回味着它们为顾客剪发回春的诺言;《生命胶水》 (2022)描绘了郑公寓起火的场景,作品题目与粤语表达「心力交瘁」谐音,意味身体与精神的双重倦怠。


这些绘画亦记录着艺术家在街道的边缘社群中与那些 独特个体的短暂相遇,像是《枫树街车骑手》(2022) 中一位骑着 DIY 电摩托的张扬车手,《呀婆问:你咬我食呀?》(2022)中一位贩卖夜宵的鲁莽老人。艺术家的深夜记录中最令人感动的场景或许是《爱情美沙酮》 (2022)中,一位流浪男子播放着音响,在尖沙咀海旁与他坐在轮椅上的混血爱人即兴起舞的画面。郑持续的深夜记录以及对人类连接的找寻呈现出一种诚恳的人文精神,她渴望着一个亲密的公共、一种对「爱」的拓展定义,以及一个包容的、能够向她及她周遭的边缘人群投以关怀的社群。

法国象征主义诗人 Arthur Rimbaud 在《地狱一季》(1873)中写道,「爱需要被重新发明」。郑的创作恰恰回应了这位传奇流浪诗人的诗句,在艺术家看来,如若要认真相爱,「家」就需要被重新发明。对这位年轻的艺术家来说,家已不再,家被流放,我们在哪,哪里就是家。


关于艺术家
郑燕垠 1995 年生于香港,2017 年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视觉艺术学院。郑创作的绘画拥有异想天开的颜色与活力,对城市生活进行仔细的观察并表 现出童稚的强烈想像力。在她眼中,这个世界充满着奇异、实验、挣扎和激烈情感的羁绊。2018 年她参与了冰岛 Gil 艺术家驻留计划,并在 2020 年参与刺点画廊的艺术家驻留计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