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6月16日 ‑ 8月13日 (除星期日外) 上午10时 ‑ 下午7时 (9小时)
香港中环都爹利街11号 律敦治中心 108号
免费
提供



世界画廊欣然呈献由郑家醇策展的群展「逆形」。与其他凸显性少众「骄傲」和「能见度」为题的同志艺术展览不同,「逆形」聚焦探究当代同性恋文化迈向主流的背后代价。展览挑战「异性恋正常化」(Heteronormativity)的欲望逻辑现代同性恋身分认同的同质模型,并提出让观众彻底重新想像酷儿历史、主体性和未来的多样另类思维。策展人邀请来自八个国家、现居于七个国家的十一位本地及国际艺术家参与展览,其中过半艺术家首次于亚洲或香港亮相。

展览的英文标题的灵感源自于西洋占星学,指涉天文现象「行星逆行」,即代表异于寻常甚或是挑战常态的轨迹。逆行的行星改变运动的路径,背离主要轨道,如探索者般寻找正常轨道以外的世界。展览中文译名则选取与「逆行」国语读音相近的词汇「逆形」,意即「叛逆的形迹」。展览艺术家探讨和理解酷儿族群在现代化下的潜在担忧,在宏大叙事之外推测酷儿的主体性,并视「酷儿」为汇集后结构、后现代、后殖民和「后父权制」的方法论,从而真正地展现「酷儿」的政治潜能。

Ivana Bašić(1986 年生于塞尔维亚贝尔格莱德)的雕塑视将蝶蛹视为将人类从任何身分政治和人类存在论中解放的可能性。艺术家的作品指涉昆虫变异的过程从内转化身体,体现酷儿实践如何能够打破往内打破主体性的限制。可将人类从任何身份认同政治和人类存在论中解放的可能性,Bašić 通过昆虫变异的过程,从内在改变身体,体现酷儿如何打破主体性的限制。

范加(1990 年生于加拿大士嘉堡)注入荷尔蒙的雕塑透过操纵科学和生物技术并置人工与天然,批判家庭结构和亲密关系的建构,颠覆人类亲密感的固有概念。


Dew Kim(1985 年生于韩国首尔)的影片和雕塑关注 BDSM 社群的禁欲训练如何让实践者摒弃性器官所带来的性兴奋和色情化肛门器官,从而转移和扩大性欲。艺术家的作品解构符旨身体和创造一个超越菲勒斯中心主义的性语言。


莫育权(1987 年生于香港)的摄影作品揭示男同性恋者如何借助现代科技于夜间在公共寻欢地点寻觅性伴,并借此重夺使用被新自由主义和私有化影响的香港公共空间的话语权。

Naraphat Sakarthornsap(1991 年生于泰国曼谷)在他位于曼谷的公寓中的不同位置就地拍摄,透过独特花艺和运用不同花卉象征揭示酷儿无处不在一直存在于社会的事实。


曾建颖 (1991 年生于台湾南投)融合东方绘画技巧和西方艺术风格,探索社会性规训和生命政治控制。他的画作引领观众反刍思考历史和宏大叙事如何责备和逼害「逆行」的酷儿社群。


Floryan Varennes(1988 年生于法国拉罗谢尔)的雕塑和装置作品探讨体制式照顾的概念,并关注同性恋正典主义对酷儿身体所产生的无声暴力。

Luis Xertu(1985 年生于墨西哥墨西哥城)以植物入画,重新想像忧郁作为反英雄或反高潮的酷儿回忆与纪念形式。艺术家的绘画作品驱使观众重新思考西方主流同性恋文化如何挪用、欺压和压制非西方酷儿族群的话语权。


徐冠宇(1993 年生于中国北京)透过在摄影作品中运用拼贴技巧创造压缩不同时空、渗透个人和亲密叙述的视觉场面,捕捉性规范、文化霸权和民族主义的瓦解,凸显艺术家充满矛盾的流散身份。


Rachel Youn(1994 年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由二手按摩器和人造植物组成的动态装置呈现酷儿和失败之间相辅相成的关系。作品透过香港酷儿流行歌单的背景音乐探索酷儿失败与一直被困在两者之间的香港的深层关系。

张爽(1965 年生于中国北京)的画作透过带有自虐意味的「拒绝成为」(unbecoming)过程以酷儿角度诠释女性主义,挖掘在西方规范的女性主义论述以外的解放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