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9日 ‑ 10月9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0时 ‑ 下午6时 (8小时)
香港港岛西营盘西边街 36A 后座
免费
提供


有人说,永利街已死。

多亏那部电影,永利街多了从外面进来观光和拍照的人。有时候,一支长镜伸到人家的窗边,咔嚓一声拍完便走。街坊说,这挺扰人的。是,走廊上只剩下猫,喜欢到阳台上乘凉的长者都躲起来了。以前,永利街的店总打开门口做生意的,现在免烦于是都关门了。

「以前天台上面有天台屋,人人都会整个露台,街边可以透炉煮饭,又可以行去隔篱台夹餸。」 老街坊都喜欢忆旧,但这不是我们办「利民生活」的原因。
...
名字没有挖苦或讽刺的意思,就算今天有人认为永利街不能再住人下去,策展团队裏面每人却确信,当年的街道设计与建筑特色都是便利居民的。

「利民生活」是一个关于永利街的多面向展览,内容包括在长春社文化古迹资源中心进行的多媒体艺术主题展、呈现道地人文精神及邻舍关系的迷你音乐会、免费赠阅报纸《利民生活报》、与文学杂志《字花》共同举办的新诗募集运动,以及策动本地年轻设计品牌与永利街的传统印刷店进行跨界创意企划,以传统印刷字粒生产限量手作皮革小物。

没有人住的不是城市。同样,没有人行走的不能算作为一条街道。当人人说要要保育永利街时,在此以前我们必须先问自己:在这个发展主义当道的城市,永利街作为旧社区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居住空间? 相比与地面生活割裂的大型屋苑,强调简约实用的唐楼建筑、街道里的社区网络,又可以给予我们怎样的生活启示?

永利街的故事,不只限于那条街,而是一个小社区;这也不单止属于一代人的故事,甚至不只是一个关于过去的故事。随着「利民生活」的启动,这个如何可以得到好生活的讨论,其实才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