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務


丹麥、芬蘭、冰島、挪威和瑞典統稱為北歐五國,它們在國際電影上的地位要比國際政治上的地位為高。這是因為它們有着長遠又豐富的電影傳統,可堪和歐洲的電影大國媲美,一直以來人才輩出,大師如英瑪褒曼、卡爾德萊葉,巨星如格烈特嘉寶、英格烈褒曼固然馳名已久,即說近一、二十年脫穎而出,開創新作風、新美學的也大有人在。北歐電影的國際影響,無論是在藝術和市場兩方面,都不容忽視。

早至1897年,丹麥人就開始製作電影,1906年諾迪斯電影公司已源源製出長片短片供應外銷。同期瑞典也創立了電影公司,吸納戲劇界精英而迎頭趕上並刺激到鄰近的國家也積極發展電影。其時丹麥、瑞典可稱世界先進的電影之都,其產品輸出到世界各地,在美國加州的荷里活亦建立了殖民地。到有聲電影取代了黙片的1930年代,瑞、丹兩國才不再領頭,卻已建立起穏實的傳統,並繼續出產一流的影片和人才,比如以《人生間奏曲》(1936) 風靡一時的英格烈褒曼,連人帶片給荷里活吸收了過去,也在此時,英瑪褒曼加入了瑞典的SF片廠初當編劇。

進入1950年代,瑞典電影即以性開放知名。《夏日歡愉》(1951) 有無邪的上身全裸,褒曼導演的《夏日與蒙妮卡》(1953) 的裸露也自然而歡快。可開放不限於個別鏡頭,而是整體的觀念。瑞典在1960年代政經改革和男女平權都走在前面,這都反映在《我好奇—黄色》(1967) 之上,性愛和政治言論都毫不掩飾,在世界各地引出電檢風波和評論界的爭議,充份展示了戰後北歐人對自由主義的嚮往,對民主社會主義和男女平權的爭取,正是這種先知先覺的實踐,其後才取得成果。到如今,北歐五國仍然在「全球十大幸福國度」名單上佔着前列。

但北歐電影也常揭露國民心靈深處黑暗的角落。卡爾德萊葉、英瑪褒曼和一些後進導演都愛研討人和神的關係,拷問生命的終極意義而展露了北歐人對神的敬愛、恐懼以及反叛。這可見於德萊葉的名作《憤怒的日子》(1943),亦可見於幾部寫末日忽然來臨人還來不及懺悔的名作中:塔可夫斯基的《犧牲》(1986)、馮提埃爾的《末日派對》(2011) 和斯約史特洛姆的早年傑作《鬼車魅影》(1921)都環繞此議題各自作哲學思考和手法獨特的表現,也在探硏北歐電影一向熱衷的關乎抑鬱、瘋狂的主題。有認為這和北歐氣候極端有關:長年冰天雪地、地大人稀、晝短夜長甚至晝夜不分的時空容易令人精神極度苦悶以至錯亂,而人仍然努力適應環境以生存。《拉那》(1929) 寫居於北極圈內的薩米族人對自然環境的既敬愛又畏懼,他們又和馴鹿共生。《風雪養羊人》(2015) 寫冰島村落中人和羊相處並共患難,都記載了嚴苛的環境下人怎樣和其它生物互惠共存而繁殖下去,從而形成獨特的文化傳統和價值觀。

北歐五國政治開明、民生充裕一向為世所樂道,但媒體卻批評這是個烏托邦的神話,井井有條的表象下掩藏著的腐敗污垢教人吃驚。千禧年前後黑色小說和電影的大流行間接說明了這一現象。像《天光光心慌慌》(1997)《龍紋身女孩》(2009)《血迷蹤》(2006) 等影片就寫出了日常生活中潛伏著的反常和恐怖:人心靈的虛浮、精神的墮落導致非理性的犯罪,更為極右派等勢力的再興開了路。然而北歐電影的正面力量依然旺盛,使得它能持續地創新。從早期的寫人與自然界的《大冒險》(1953) 混合紀錄片和劇情片手法,到《火柴工廠女》(1990) 的超冷靜寫實,到宣揚極簡主義手法的《家變》(1998),都能在美學上另闢新途。

電影節在放映15部片期間,邀請多位評論家、專家主持相關的藝術與文化講座,藉以增進欣賞的興致和認識。雖然如此,本次影展亦只是浮光掠影,未能展示北歐文化藝術精華於萬一。

羅卡

節目策劃: 羅卡、王茵茵
YouTube 影片
城市售票網 URBTIX城市售票網 URBTIX | 公開發售
9月6日 (五) 上午10時 開始

(已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