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7日 ‑ 29日 (逢星期日,四至六) 下午1時 ‑ 7時 (6小時)
香港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2樓
免費
提供


“𝐖𝐚𝐥𝐤 𝐬𝐥𝐨𝐰𝐥𝐲. 𝐓𝐡𝐞 𝐬𝐮𝐧 𝐢𝐬 𝐢𝐧 𝐧𝐨 𝐡𝐮𝐫𝐫𝐲. “ curated by 陳庭 Chan Ting in Negative Space.

A joint exhibition of three photography artists :
陳岱昕 Chan Doi Yan
黃曦嬅 Wong Hei Wa
黃慧心 Wong Winsome Dumalagan

*Studio sponsor: Art & Culture Outreach




Negative Space負片空間 於過去兩年舉辦了不下於十個由藝術家主導的展覽,透過空間的開展,讓年輕的藝術家與創意工作者發掘一個又一個的奇異點:既不滿足於商業畫廊主導的審美取向與標準,亦不欲受限於學院派之象牙塔與論述。

攝影走進當代藝術裡會如何旋進?我們能夠從影像複製術中跳脫開來,能夠通向不再受時間和空間支配領域的道路嗎?首先可能會反問:為什麼拍照、為什麼這樣拍照(光圈快門構圖對比色溫色準…等等)、為什麼需要或保存照片?(為記念?為紀錄?為紀實?為呈現?)、照片裡的時間和空間對我們或目前的時代脈絡有什麼意義?或問,有甚麼是從照片中缺席?有甚麼是照片中無法證明或顯示的?會不會有些東西由於太顯而易見,反而變得無法被看見?

從老舊的檔案櫃,從被遺忘的家屋角落、從陌生家庭棄置的家具部件裡重新發現另類的「觀看」方式,一同見證這些殊異流通的香港「記憶」。家屋,意識的居所,生活的累積,一切的核心,或多或少都是三位藝術家作品的基題。照片是想像的種子,進入記憶場域。而影像重塑給予的感覺形象,本身就是不確定的事物。才驚覺原來我們早已遠離了機械複製的時代…我們過往都被屬於說明、描述的影像所圍困。

Photographic witnessing有甚麼新的可能?照片、數碼與物件之間有甚麼新的關係?而這些「見證」與時間空間的碎片,能夠重新再現於它被排除的地方,影像的再現不再受傳統攝影之光學透視法則所局限。

兩年過去,我經常在反問,還年輕的我們到底還能做甚麼、還能說甚麼、還能朝甚麼方向繼續邁步?
如果感覺自己意志消沈,我會跟自己說:慢慢再想一次。
如果認為世界是個壞得不可挽救的地方,我會跟自己說:重新慢慢再想一次。

陳庭 寫於富德樓負片空間 2021年立秋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