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8月11日 ‑ 9月17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1時 ‑ 下午7時 (8小時)
香港皇后大道中80號10樓
免費
提供


奇蒂∙納羅德的作品就像是人像攝影——兩對情侶、四個朋友擺起姿勢,讓夏日的微風輕輕吹咈他們的頭髮;一對男女在洗衣房即興地跳起探戈舞步;兩個男人相互依靠著在沙發上午睡;一群奔騰的駿馬喚起池中酒池肉林的軀體。

Jean Cocteau 說:「風格是呈現複雜事物的一種簡單方式。」這句說話最能體現奇蒂的世界,其圖像往往以其最簡狀態如實呈現。

奇蒂 1976 年出生於泰國,在曼谷取得文學學士學位後開始發展一種獨特的藝術維度,並繼而開拓出一種圖像符號語言,其圖像之簡潔削減了其風格,以達到每個圖像的純粹本質。奇蒂亦純熟地掌握了抽象與現實世界之間的平衡,以此揭示藝術家的旅程:一場尋求超越自我邊界,不再以自我為中心,而是象徵了每個潛在生命的自述。



奇蒂的作品以極其細膩的方式作出挑舋,是一種不帶刺痛的「召喚」。即興與即時成就了內在性與交流性的勝利,其視覺威力在於直白簡單的描繪對象,即那些以曲線呈現的二維人物或動物肖像。現實主義與風格化的矛盾結合對應了個性與普遍性的最大限。當我們明白到奇蒂藝術中的對比時,便會發現另一更深層的意義:他筆下的現實往往存在著某種元素。他的描繪對象被賦予生命力的精髓並充斥著這種物質,而未被一些疊加的概念所掩蓋。


因此,間中於部分作品出現的抽象主義,對奇蒂來說是一個決定性的發展。他的具像畫布上的內在性元素,自然地成為了其抽像作品的實質內容。明顯地,奇蒂的創作過程是多年來建立的一個連貫的旅程,建基於堅實的基礎,並符合了歷史上大多數大師均曾經歷的從「具象」到「風格化」再到「抽象」的自然發展進程。他輕鬆的繪畫語言來自研究、來自對圖像的雕琢,升華為「概念」與「符號」。

奇蒂藉著與他者的接觸來重塑自己的能力,正正是整個展覽的意義所在:對一種實質的表現的堅持,帶來了一種語義上的焦慮。事實上,表徵符號從一種視覺愉悅的維度逐漸轉變為解釋不確定性,當中總是存在更多其他的東西。



奇蒂作為多元性別認同的詮釋者,於《沙發》或《過招》等作品中,以一種純粹自然的方式,踴躍地傳達了一種超越視覺的訊息。他的描繪並不驚世嫉俗,所有場景都以一種平等的愛配對,不管是對人的、對動物的、還是對生命的。在他的畫布上,即使是非常風格化的靜物也變成了一種感性的元素。內在的矛盾打開了反思的空間,當心靈的眼睛被召喚,我們的雙眼也無法變得麻木。在奇蒂的作品中,符號的線性與實在的顏色總是尋回一種移動與無法休止之感。它邀請我們在沉思之後打開反思的空間。

奇蒂的人像永不靜止,這也許就是我們愛上他的作品的原因:並非因為所謂的輕鬆,而是積攢的令人眼花繚亂的狂熱,一種環繞著我們並將我們「帶進」繪畫的感覺,激勵我們的同時又把我們推開。人物身體的運動彷彿是一場漩渦般的糾纏,為我們打開了畫布之外的空間深處。


奇蒂擅長呈現不同的觀點角度,也是表現關係的大師:主體與客體之間、過去與未來之間、行動與欲望之間。現實的複雜性在他的畫布上顯得再簡單不過。在他描繪的這些場景中,所有的角色在一個統一的擁抱中相遇,祈求那名叫「欲望」的生命引擎永遠不倒。

Photo Courtesy The artist and Tang Contemporary 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