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9日 ‑ 10月9日 (逢星期二至六) 上午10時 ‑ 下午6時 (8小時)
香港港島西營盤西邊街 36A 後座
免費
提供


有人說,永利街已死。

多虧那部電影,永利街多了從外面進來觀光和拍照的人。有時候,一支長鏡伸到人家的窗邊,咔嚓一聲拍完便走。街坊說,這挺擾人的。是,走廊上只剩下貓,喜歡到陽台上乘涼的長者都躲起來了。以前,永利街的店總打開門口做生意的,現在免煩於是都關門了。

「以前天台上面有天台屋,人人都會整個露台,街邊可以透爐煮飯,又可以行去隔籬檯夾餸。」 老街坊都喜歡憶舊,但這不是我們辦「利民生活」的原因。
...
名字沒有挖苦或諷刺的意思,就算今天有人認為永利街不能再住人下去,策展團隊裏面每人卻確信,當年的街道設計與建築特色都是便利居民的。

「利民生活」是一個關於永利街的多面向展覽,内容包括在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進行的多媒體藝術主題展、呈現道地人文精神及鄰舍關係的迷你音樂會、免費贈閱報紙《利民生活報》、與文學雜誌《字花》共同舉辦的新詩募集運動,以及策動本地年輕設計品牌與永利街的傳統印刷店進行跨界創意企劃,以傳統印刷字粒生產限量手作皮革小物。

沒有人住的不是城市。同樣,沒有人行走的不能算作為一條街道。當人人說要要保育永利街時,在此以前我們必須先問自己:在這個發展主義當道的城市,永利街作為舊社區的存在有什麼意義?她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居住空間? 相比與地面生活割裂的大型屋苑,強調簡約實用的唐樓建築、街道裡的社區網絡,又可以給予我們怎樣的生活啟示?

永利街的故事,不只限於那條街,而是一個小社區;這也不單止屬於一代人的故事,甚至不只是一個關於過去的故事。隨著「利民生活」的啟動,這個如何可以得到好生活的討論,其實才剛開始。